热线电话: 15871259896
公司地址: 湖北省随州市南郊平原岗

黄伟文的垃圾五部曲究竟有多“垃圾”这首歌把情色写得如此优雅

  1998年,黄伟文和陈辉阳为刚脱离地下乐队没多久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歌手写歌,那首歌却意外走红。这个女歌手就是卢巧音,那首歌就是《垃圾》。

  《垃圾》之后陈辉阳和黄伟文约定,以“垃圾”的音效,再和其他女歌手合作,再制作不一样的“垃圾”系列歌曲。“垃圾五部曲”就是这么来的。

  但“垃圾五部曲”只有四首歌,分别是卢巧音的《垃圾》、傅佩嘉的《绝》、彭羚和黄耀明合唱的《漩涡》,以及容祖儿的《破相》。

  很喜欢黄伟文垃圾五部曲那种颓颓的感觉,黄伟文的词作究竟有多绝妙,我想从彭羚和黄耀明这首《漩涡》里便可略见一二。

  《漩涡》写的是一对男女在某个夜晚恣情的故事,两人都知道这夜过后再无明天。那种在黎明之前再最后用力一次的感觉在黄伟文的笔下表现得淋漓尽致,或许这是一场见不得光的一夜情,也或许是恋人撕裂前最后的狂欢。

  彭羚用妩媚又痴缠的声音唱着这两句,在没了解故事之前,以为这是心灵的深处,了解之后才知道这是讲得肉体的纠缠。再听这歌声,确实很魅惑又有点颓,Wyman的词把男女之情写得如此优雅实在是绝。

  然后彭羚唱“趁这结尾叹口气吧”,黄耀明唱“原谅我们吧”,不难看出这大概是一件有悖伦理纲常的事情,既想放纵,内心又难逃罪恶感,还忍不住想求一次原谅。

  黄伟文要写的,是两人既然明知没有明天,也要将今晚这仅有的时间用到尽的那种疯狂和沉沦,所以唱出“直到这世界彻底瘫痪,剩下自己在游玩和“答应送我 最美那朵水花 可以吗”这样的话语。

  这世界允许有贪欢,但没有人可以一直贪欢,在漩涡之后迎来的不过是一次又一次道德的洗礼,我们终究还是要在现实生活中扮演乖巧的路人。

龙八国际app客户端下载